为了狙击 Snapchat, Facebook 这些年都趟过了哪些坑?

为了狙击 Snapchat, Facebook 这些年都趟过了哪些坑?

8 月以来,Facebook 可谓是动作频频,先是于月初在 Instagram 上推出了一个名为 Instagram Stories 的新功能,又在前天推出了一款专门针对青少年用户的 APP——Lifestage。不难看出,这又是一款为狙击 Snapchat 而生的产品。

这些年,Facebook 一直把年轻的竞争者 Snapchat 当做心腹大患,为了狙击这个来势汹汹的后来者,扎克伯格可谓是费足了脑筋,收购与打压齐飞,原创同山寨共色。

比如说,Instagram 最新推出的 Stories 功能就完全照抄了 Snapchat Stories。用户不仅可以在短视频上添加文字,涂鸦,还能把好几段照片或视频连接在一起组成一个故事,最重要的是,用户可以选择让视频在发出后的 24 小时自动消失,其他关注者在此期间即使看到视频也不能点赞或评论,只能发私信。

可以看到,这已经不仅仅是模仿的程度而是在全盘抄袭了,对此,美国年轻人们的反应也很有趣,他们宣称会用 Instagram Stories 去宣传他们自己的 Snapchat 账号……

instagram stories_meitu_2.jpg

面对质疑,Instagram 的 CEO Kevin Systrom 的看法却是:「重点不在于谁发明了这种玩法,关键是如何很好地把这项功能与产品结合起来,更加符合用户的需求。」

事实上,Instagram 的注册用户已有 5 亿,而 Snapchat 却仅有一亿,Facebook 在打的算盘也很明确,通过用户数量优势和相同的功能设置来诱使更多的年轻用户二者择其一,从而起到打压对手的目的。

Lifestage: 一个专为 21 岁以下年轻人打造的 APP

与 Instagram Stories 的「山寨」策略不同,两天前才推出的 LIfestage 是一个原创应用,他的目的是通过不一样的玩法去吸引那些年轻人的注意,抢占 Snapchat 的份额。它甚至为用户设置了明确的年龄限制——21 岁。是的,如果你已经超过 21 岁,你甚至都没办法看到其他用户的个人主页。

无奈.gif恩,原来我已经老到连个年轻人的 App 都玩不起了

言归正传,Lifestage 的玩法仍然没有离开视频,它就像是一个视频生活日记。用户可以用自拍照或短视频去描述一个自己喜欢或不喜欢的东西。平台也会发出主题邀请你拍摄视频,例如,请介绍一个你最好的朋友或是拍摄一条今天的午餐。你回答的问题越多,就会有越多问题被解锁。

它的目的和 facebook 早期一样,是为了帮助用户建立同校关系网,在 Lifestage 上,只有同一所学校有超过 20 人注册,这个学校的信息流才会被开放,意味着如果你想看到同校其他人的状态,你就必须去邀请身边更多的同学去注册。而且一旦选定了学校,就不能任意更改。

facebook-lightstage.png

开发这款产品的 MIchael Sayman 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年轻人,19 岁的他高中一毕业就去了 Facebook 做产品经理。13 岁时,Sayman 就已经开发出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款 APP,一款价值 1 美元的小游戏,这个游戏为他挣得了上千美元的回报。正是由于他过早展现出的天分才让扎克伯格亲自邀请他加入了自己的团队。

Sayman 在接受 TechCrunch 的采访时说到:「我想找到一个方法让 Facebook 用 2004 年的产品初心去迎合 2016 的时代。」

Lifestage 的年龄限制和自定义屏蔽功能确实可以将父母的监视和变态的骚扰一定程度的隔离在外,但现阶段关于 APP 要如何保证注册用户的信息真实性还不太清楚。其对于 Snapchat 的狙击效果也仍待观察。毕竟这已经不是 Facebook 推出的第一款对标 Snapchat 的应用了。

那些年,Facebook 对 Snapchat 的一路抄袭……

自 Snapchat 上线以来,这个应用就一直是扎克伯格的心头大患。

敏锐的扎克伯格从一开始就发现了阅后即焚这个模式对年轻人的巨大吸引力,和其对原创内容的推动性。

按照 Facebook 的一贯风格,这么有前景的一款应用,肯定是先买下来再说。于是,2013 年 10 月,世界上最有钱的 80 后扎克伯格,给彼时才刚满 20 岁的 Snapchat 创始人 Evan Spiegel 发出了一份电子邮件,洽谈收购事宜。

在随后的会谈上,扎克伯格向 Spiegel 亮出了几天后即将上线的图片分享产品,Poke, 该产品具有和 Snapchat 相同的阅后即焚功能。显然,这是大公司 Facebook 针对小公司 Snapchat 的一个小小下马威。

img_5534.jpg  3456×2304 .png

接下来就看 Poke 能否凭借 Facebook 的背书一举超过 Snapchat 了。然而很可惜,虽然Poke在上线的第二天就一举冲到了应用下载榜第一,但接下来明显后劲不足,不到三天的时间,就又被 Snapchat 反超,排名跌倒 30 开外。

这一次失利让 Facebook 对收购更加势在必得,扎克伯格最后开出的价码甚至飙升到了 30 亿,如果此次收购达成,最后 Snapchat 的两位联合创始人每人至少能拿到 7.5 亿美金。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两个年轻人最后还是拒绝了这项提议。这次拒绝,也开启了 Facebook 在接下来几年针对 Snapchat 的疯狂模仿与打压之路。

2014 年,Facebook 推出了一款名为 Slingshot 的应用,这款应用与 Poke 最大的区别就是,用户在使用 Sllingshot 聊天时,必须先回复对方,才能看到对方发来的消息,这个设置可以保证对话持续的进行。然而当 Facebook 后来将这个强制回复的功能撤下后,并无其他特色的 Slingshot 也在一年后失败下线。

facebook slingshot   Google 搜索.png

2015 年,Facebook Messenger 加入了类似 Snapcode 的用户扫描代码功能,即通过扫描条码来加好友。除此以外,Messenger 还在法国推出了阅后即焚功能的测试。

到了 2016 年,Instagram stories 和 Lifestage 的出现证明 Facebook 和 Snapchat 的战争还在继续。

一味的指责 Facebook 抄袭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我们还是应该要从这些战略背后去寻找原因。其实就 Facebook 的角度来说,Snapchat 对其的威胁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他也并不需要靠扳倒 Snapchat 来求生存。

之所以会这么重视 Snapchat, 更重要的还是因为 Snapchat 所代表的年轻用户、视频内容、高原创和高活跃正是 Facebook 现阶段所欠缺的。

这一路,追逐年轻人的 Facebook,走的也并不容易。

LifestageSnapchatFacebook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